欧宝在线娱乐|CF手机安卓版地址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4-18

欧宝在线娱乐|CF手机安卓版地址剧情介绍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谢两位女侠搭救之恩!” 一屁股坐在地上,都资枚勉强对着站在身边的吴翠莲和张翠花拱手谢道,脸上写满了劫后余生的疲惫,周围的秦皇门将士和上到城墙上帮忙守城的民工们也都瘫倒在了地上,地上的血花已经阻止不了他们身心的疲惫了! “无妨,大家都累了,先休息吧,我们负责把守城门!” 对着眼前的都资枚笑笑,吴翠莲挥手让身后进城的同伴们安置好货物,上了城墙帮助守城,远远的看到萧关西城的城墙上人影错杂,含恨而归的薛文皓也放弃了继续骚扰的打算,带着人直接穿过高大的东城城门,直接驻扎到了刚刚修建好的东城城区当中,留下少量的人马看守西大门,防止秦皇门的反攻,自己便带着垂头丧气的一众人马回到了自己的营地当中! “他娘的!都是你贻误战机!” 对着跟着自己进来的申平雍大叫一声,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后者默然不许,只是低声说道:“这时机选的也太是时候了,眼看对方守城的兵马都要崩溃了,敌人的援军就及时赶到了,这如果是巧合也就罢了,可是我总觉得哪点不对,如果对方真的是新军到来,应该多打火把,表示自己的人马众多,怎么连多余的动作都没有?而且拿着紫光剑青光剑这等神兵利器的,也不过两人,鬼知道是不是找人假扮的,用来鼓舞士气的方法呢?” “你说的也不无道路,这样吧,你下去让宋萧琳带着人从山外面绕过去看看情况,如果是援军到来的话,那雪地上肯定有很多密密麻麻的脚印开道,如果没有的话,就说明我们这次时被对方的攻心之策给阴了!” 薛文皓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默默的说着,站在他身边的申平雍则是微微一愣,看看左右护卫,对着薛文皓低声说道:“城主大人啊,有句话小人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啊?” “少废话,快点说!” 薛文皓没好气的答应一声,后者看了看站在身边的下属和侍卫,薛文皓顿时会意,挥挥手让两边的下属和侍卫下去,然后才略带不爽的说道:“什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需要让这些人都离开?” “小人怀疑宋氏父女有诈!” 申平雍脸色一变,阴测测的对着薛文皓说道:“我知道城主觉得我这是挟私报复,但是细细想来,自从城主您说出攻下萧关西城者就是萧关城主口号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让宋氏父女离心离德了,当初您可是亲口答应,拿下萧关成,这萧关城城主就是她宋萧琳的了!如今忽然改口,对方一定心生不满,恶意通敌也不是不可能!” “你去把宋萧琳叫过来吧,我知道怎么做的,平雍啊,这种怀疑的话要找到证据再说,不然的话,我薛文皓无故杀人,以后谁还敢投靠于我啊?” 薛文皓默默的挥挥手,对于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想要深思一番,旁边的申平雍默默点头,有些惭愧的说道:“城主英明,小人就没想到这一点!” 说罢,进献谗言失败的申平雍便一声不吭的离开了眼前的营帐,除了帐篷,冒着周围吃了败仗的士卒们不满的眼光,从大营中出去,找到了宋萧琳的营地,然后就带着一脸错愕的宋萧琳到了薛文皓的面前! “你下去吧!” 对着跑了一趟的申平雍摆摆手,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淡然,后者闻言一愣,看着薛文皓眼中的自信,也就乖乖下去了,帐篷里就留下了薛文皓和宋萧琳两人对峙。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不知道城主大人深夜叫妾身前来,所为何事啊?” 宋萧琳淡然的看着眼前的薛文皓,脸上的笑容如同浮在水上的百合花一样淡雅,眼前的薛文皓轻轻的从自己的手边拿起一个小酒盅,然后对着自己面前的白瓷酒杯倒了半杯酒,伸出自己纤细白皙的手指,将桌子上的白瓷酒杯用食指和无名指夹起来,然后放在自己的鼻尖,对着里面的酒水轻轻的嗅了一嗅,然后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宋萧琳说道:“宋姑娘可知道这酒是何物吗?” “不知。..” 看也不看那白瓷酒杯中的酒水,虽然整个营帐都被这浓郁的酒香填满,宋萧琳还是摇摇头,低声说道:“妾身对于酒水没有什么喜好,也不曾研究一二,不知道城主大人是不是夜半时分想要让妾身品酒?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妾身实在是没有这个水平,没有旁的事情,妾身就先行离开了!” “别着急啊!” 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宋萧琳,薛文皓将自己头上的发冠摘下,一头长长的乌黑秀发披在肩头,看着眼前一身黑色绒袍,腰间跨着长刀的宋萧琳,薛文皓微微颔首,双弩凝视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宋萧琳,微笑着说道:“宋姑娘,本城主想要试试你这腰间的宝刀锋利与否,不知道能与不能啊?” “城主要试,有何不可?” 对着薛文皓微笑点头,宋萧琳踏着红狐皮靴,身如轻燕,三两步踩在铺着波斯地毯的地面,转瞬间就到了薛文皓的面前,伸手将自己绑在腰间的皮带连同刀鞘一起卸下来,放在手中,恭恭敬敬的将手中的黑柄腰刀递到了薛文皓的桌子前面,刚一抬头,一根冰冷的手指就触摸到了宋萧琳柔滑的下巴,看着眼前已经起身向前的薛文皓,宋晓琳的美目一闭,默默的将自己柔滑细嫩的红唇堵在了薛文皓的嘴上,紧接着,薛文皓大手一张,抱住眼前的美人,将她一把搂在怀中,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白瓷酒杯递到了宋萧琳的嘴边,一股热辣辣的清流就进入到了宋萧琳的口中。 顿时,唇间香酒留,身上衣带宽。别是春梦间,又是一愁烟。 薛文皓在帐中用下半身开疆拓土拉拢人心的时候,已经休息过来的田锋俢和都资枚也终于和“援军”的头目吴翠莲和张翠花姐妹见了面,虽然蔺修观也列席了会议,但是在田锋俢看了,这个人只能算得上是吴翠莲的下属,能够在秦皇门最危难之时为秦皇门而战,吴翠莲虽然有个官运不错的父亲,但是也算得上是秦皇门中赫赫有名的女英雄了! “不知道吴姑娘连夜让我们两个人过来所为何事啊?” 田锋俢在城楼中坐定,打着哈欠说道:“刚才听说您叫我们两个,我们还以为是敌人又来了,吓了个半死呢!” “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为了这萧关城的命运而来!” 吴翠莲暗暗点头,扭头看着一边列席的蔺修观,后者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对着眼前的田锋俢和都资枚说道:“在下蔺修观,是秦门主堂议之人,如今为秦门主献上一策,准备扮作商队,南下谷蕲麻身后,招揽英杰,骚扰敌后为固原之围解套之用,没想到竟然到了萧关遇到了这种事情,我觉得既然如今我们在萧关城中已经没有多少人马了,而且那些民工也靠不住,所以我和吴姑娘商量了一下,觉得我们还是连夜撤退的好,到时候一把火把这萧关西城烧掉,一寸有用的东西都不能留给他烛龙城!” “……” 愕然的看着站起身来的蔺修观,田锋俢和都资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者看着两人的反应,有些尴尬的说道:“我说完了……” “你说完了?你算是哪根葱?过来指挥我们来了?” 都资枚站起身来,一脸不爽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大手一挥,直接说道:“这种事情自然是由秦门主直接裁断,我们想要连夜撤退又能撤到哪里去呢?只能千里迢迢回到固原城了,到了固原城,秦门主问起来,我们说我们临战不及,选择了放弃萧关城?你看看秦门主会不会把我们的皮扒下来做成皮带用!” “都兄弟,也不能这么说话嘛,毕竟我们现在能坐在这里说话,也都是蔺兄弟们恰巧路过的原因,不然的话,现在还指不定被人吊在城墙上示众呢!” 对着身边说话越来越不客气的都资枚摆摆手,田锋俢也是一脸无奈,对着大家说道:“其实两位兄弟的担心都有道理,就凭我们这点人,抵抗得了一时也抵抗不了一世,而且明天天一亮,对面的薛文皓肯定会让人到山梁上观察我军虚实的,到时候就算是有这些民工助阵,我们的人手也大大的不足,等到白天再遇到进攻的话,确实抵抗成功的难度很高,所以撤退也不是不行,不如这样吧,我们就把这里的情况发电报给秦门主,大家有什么计策都可以说出来交给秦门主参考,这样也省的大家在这里争论不休了,如今危亡就在眼前,我田某人虽然不才,但是也知道团结的重要性,大家消消气,不要吵了吧!” “田城主所言极是!” 对着一脸愁苦的田锋俢点点头,吴翠莲也索性说道:“既然田城主都这么说了,我们就把自己的意见发给秦门主让他老人家以为参考如何?” “那就这么着吧!” 看到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说话,都资枚也落落无语的摇摇头,对着身边的田锋俢说道:“田城主,别的我不知道,但是如此一来,秦门主肯定会责怪你没有决断力,到时候……” “放心吧,我田某人没有决断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凡手头有二百精锐,我就是战死在这城头上,也不会去找秦门主拿主意的,但是现在的情况都资枚兄弟你也看到了,我们不退不行的,固原城中一兵一卒都给我们播不出来的!” 田锋俢摆摆手,站起来,对着面前的众人说道:“跟我去电报室发电报吧,直接署上你们的名字,我最后也发一封自责的电报给秦门主,这夜长梦多,大家晚上还是要提高警惕!” “额……好吧!” 看着田锋俢疲惫的样子,都资枚和吴翠莲都感到了深深的失望,连主将都觉得这萧关城守不住了,这萧关城内的人心到底有都不稳,已经可以想见了。 不多时,一份份电报就从萧关城中发了出去,很快传到了固原城中,接到连续三封电报,正在值守的下属连忙叫醒正在沉睡中的秦渊,将三封电报一次性的交到秦渊的手中,睡梦中醒来的秦渊看了两眼,顿时睡意渐消,整个人的身躯都是一震…… (本章完)。



秦渊没有想这些,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本就应该藏在暗地里,一旦出现在明面上。而看这个人的枪法,又不可能是那种菜鸟所为,所以看起来应该是这杀手只是单纯的戏耍自己?

…

此时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产生了无比的愧疚,然后彻底放松了自己的双腿。



两发滚烫的子弹擦着秦渊的胸口就飞了过去,从枪口中喷出来的火焰在枪口处形成了一把火刀,转瞬间已经烧开秦渊身上的衣衫,在秦渊的腹部灼伤了出一道长长的印迹,秦渊猛然间一回身,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痛,拿起手中的镰刀,对着面前的祖崇涯横向一拉,尖锐的镰刀瞬间擦开祖崇涯的肩头,一大块肌肉带着淋漓的鲜血从祖崇涯的肩头落下。



他记得那间房子一直都空着没人住,怎么此刻有人在里面呢?



“抱歉先生,请问您有会员卡吗?”一个漂亮的女孩将秦渊拦下,恭敬的问道。

“认识,怎么,你想认识一下?”苏德龙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来秦渊对这茶馆有意思。

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我本以为他会听从自己父亲的话,放弃那个女人来找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不是有令在身,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看 着自己辛苦养大的宝马就这样被可恶的北琴儿砍掉了脑袋,梅红玉咬牙切齿的看着被自己一脚踹晕的北琴儿,站在原地,将自己马儿的尸体拖到了一边,然后用一些杂草树枝遮掩下,紧接着就从地上捡起北琴儿的武士刀,拖着北琴儿的身体朝着山下走去。.. 来的时候骑着马,自然是奔走如风,如今马儿已经死去,梅红玉也没有在附近找到北琴儿的马匹,所以只能步行朝着山下走去,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梅红玉才拉着北琴儿的身体到了山脚下,正准备从山下的居民区穿过去,到固原城的东门进入固原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一队骑兵猛然间从官道上飞奔而来,看样子有五十多人,都是身穿黑甲的精锐,队形虽然凌乱,但是前后距离保持的非常好,一看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 “前面的女人停下!”为 首的一名黑甲骑兵将手中的长矛对着不远处的梅红玉挥舞一下,然后大叫着领着身后的骑兵冲向梅红玉,后者闻言一愣,站在原地淡然的看着冲到眼前的骑兵们,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对着身边昏倒的北琴儿看了一眼,确定她没有醒来之后,就站在原地,等着这群骑兵靠近自己!“ 不容易啊,来到固原城这么长时间,终于见到一个漂亮妞了!” 对着眼前的梅红玉看了一眼,为首的骑兵一脸淫笑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身后的黑衣骑兵们闻言纷纷大笑起来,其中一人还对着这名黑衣骑兵恭维道:“何堂主刚刚病愈就能够遇到如此姿色,可见上天也对堂主大人病愈一事感到开心,特别赐给何堂主一个美女用来晚上过夜啊!” “算你小子机智!”看 着那名过来恭维自己的骑兵,何钦元的脸上写满了满足,对着面前的梅红玉大模大样的说道:“说吧,你叫什么名字?你身后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妹妹啊?长得也很标致嘛!今晚大爷我要玩双飞!”“ 飞你妹!”一 直等着机会的梅红玉猛然间低喝一声,从自己的脚边将藏在裤腿中的火尖枪从地上拔出,然后对着黑马上面的何钦元的脖子就扫了过去,后者微微一愣,慌忙举起手中的大刀正要躲避的时候,却看到梅红玉忽然虚晃一枪,枪尖对着身后的一名黑衣骑兵的脖子就扎了过去,然后飞起一脚,猛然间穿在何钦元的腹部,将何钦元踹飞到了地上,紧接着就跳到这匹骏马身上,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对着四周的骑兵连捅带刺,转瞬间已经拿下了三人的性命!“ 给我杀了这个臭娘们!” 脸颊狠狠的摔在冰冷的地面上,何钦元从地上坐起来,对着头顶的梅红玉大骂着,后者微微一回头,对着地上的何钦元就是一枪,已经提高了警惕的何钦元慌忙躲到马腹下面,然后看着身边昏倒的北琴儿,猛然间跳到北琴儿的身边,将地上的长剑放在北琴儿的脖子上,对着眼前的梅红玉嘶吼道:“你敢杀我,我就杀了你妹妹!”“ 谁告诉你她是我妹妹了?” 梅红玉冷笑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长枪刺出,后者尖叫一声,赶忙拉住身下的北琴儿往自己的身上来,想要挡住梅红玉这一枪,结果不等他动手,一直在地上躺着不动的北琴儿忽然一脚踹出,将近在咫尺的火尖枪踹到了一边,然后跳起来,将身边的何钦元一把扔向了马背上的梅红玉,紧接着就跳到了身边一匹黑马的背上,疯狂的揣着马腹,然后从人群中逃了出去,朝着城北的方向狂奔而走,看都不看身后乱糟糟的战场! “可恶!”没 想到北琴儿装死竟然装的这么像,梅红玉顿时一脸无语的看着逃走的北琴儿,伸手从自己的腰间将一把匕首放在了何钦元的脖颈处,厉声说道:“让他们住手,不然的话,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是是是是是!”已 经知道了梅红玉的杀伐果断,何钦元可不敢再试探梅红玉的暴脾气了,慌忙摆手,对着四周的下属吼道:“都给我住手!” 何钦元说完,周围的骑兵们都乖乖的放下了手中已经拉开的弯弓,看着马群当中的何钦元,一脸的焦急,如果何钦元被这个红衣女子就这么绑架走了,这群人无论是留下还是回去,都是一个死字。 沙鬼门和其他的帮派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每一个堂口其实都是一个家族的势力,沙鬼门就是沙漠中十八个大家族结合起来的大门派,每个家族的嫡子就是这个堂口的堂主,但是堂口中最位高权重的恰恰不是堂主,而是堂主的父亲,也就是家族的族长,所以说,堂主的身份只是一个家族继承人的代称,而这些人如果坐视何钦元被人带走,何钦元的父亲,沙鬼门何家的家主,自然就会把这些堂口的弟子,也就是家族的家丁全部斩杀殆尽,这一点在凶悍的沙漠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大姐姐,你看我都这么配合了是不是?你就让我离开这里吧,我刚才就是逗你玩儿的,没想到您这么厉害,不如加入我们沙鬼门吧,好吃好喝好伺候,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何 钦元看着周围的下属都放下了手中的弯弓,心中掠过一丝悲哀,只能举起双手,对着眼前的梅红玉求饶起来,虽然这是非常丢人的事情,但是为了活命,何钦元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沙鬼门?能帮我灭了谷蕲麻吗?!”梅 红玉闻言微微一愣,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何钦元,后者闻言一愣,还以为梅红玉要的是灭掉秦皇门,正要出口答应,却听到了谷蕲麻的名字,只能苦笑一声,懊恼的说道:“灭不了啊……姐姐,你和谷蕲麻有什么深仇大恨说出来我听听啊?这也太奇怪了吧,你为什么要灭掉谷蕲麻呢?现在危在旦夕的应该是秦皇门才对吧!”“ 我明白了!” 根本不理会何钦元的废话,梅红玉猛然间调转马头,对着固原城东门就飞奔而去,身前被她横放在马背上的何钦元顿时一愣,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对着身后的下属大吼道:“放箭放箭!绝度不能让这个臭娘们带着我到秦渊的面前,不然我会死得更惨的!” “嘭!”一 拳头砸在何钦元的脖子后面将其打昏,梅红玉舞动着手中的火尖枪,将一根根利箭从身后拨开,然后对着固原城的东城门飞奔而去,一边狂奔,还一边对着城墙上的宋威尘大吼道:“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谁啊这是?” 正在和弟弟商量事情的宋威尘从城楼上往外面看了一眼,望着正在被骑兵追杀的梅红玉,一脸疑惑的说道,一边的宋威简打个哈欠,看了一眼城外的女人,摆摆手,正要说什么,忽然眼前一亮,从位置上站起来,对着旁边的士卒大吼道:“快来城门!那个家伙就是秦门主很器重的梅红玉!可不能让她死了,不然谁还投奔我们秦皇门啊!门主大人就是这么说的!” “是!” 听到了宋老二的话,旁边的士卒赶忙答应,原本紧闭的大门顿时被打开,拼命的控制着胯下屁股上中了好几箭的黑马,梅红玉呐喊着冲进了固原城,而城墙上的士卒也不用提醒,拿起手中的弩机和弓箭对着城下的骑兵招呼起来,四十几人的骑兵队顿时就被击中了十几人,知道何钦元是救不出来了,这些骑兵索性从腰间将一块早就准备好的白布拿出来,对着城墙上挥舞起来! “这是干嘛?” 虽然很清楚在战场上挥舞白布的意思,但是看着城下面骑兵的坐骑,宋威尘还是一脸愕然,这群骑兵完全有能力从自己守军的攻击当众脱逃出去,结果竟然直接选择了投降?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管他呢,或许是他们早就想要加入咱们秦皇门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呢!”宋 威简微微一笑,满不在乎的看着外面挥舞着白布的黑衣骑兵们,对着身边的士卒说道:“让他们把武器都放在地上,从马上滚下来,然后跪在远处,等我们的人去把他们的武器收缴完了之后再让他们排着队进来,如果谁敢不从,直接射杀就好了!”“ 是!”士 卒对着宋威简立声答应,紧接着就对着下面的骑兵们喊起话来,下面的骑兵们倒也乖巧,按照宋威简的命令乖乖的将手中的武器扔在了地上,不少人还把自己的头盔扔了下来,然后从马上下来,走得远远的,跪倒在了地上。 “看来他们是真心归附啊!”对 着远处跪在地上的骑兵们笑了笑,宋威尘领着兵马就下了城墙,将大门打开,然后警惕的排着阵列走到前面,将马匹和盔甲兵器从地上捡起来,然后送回城中,之后才让那些跪倒在地上的骑兵们排着队列走进了城中,然后将他们捆起来之后,直接带着这些人往城主府方向走去,此前进到城中的梅红玉已经带着昏过去的何钦元到了城主府,将自己的情况禀报了门口的守卫之后,看到梅红玉浑身浴血,那守卫也不敢怠慢,连忙带着梅红玉走进了城主府,然后将情况通告给了正在闭目养神中的钱苏子!“ 什么?竟然俘虏了一名对方的将领?还是沙鬼门的人?” 钱苏子闻言一惊,慌忙从座椅上站起来,跟着那守卫就往外面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对着那守卫说道:“你带着梅将军到大堂中来,我这就去通知门主!”说 完,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将正在休息中的秦渊叫醒,然后用欢欣鼓舞的语气对着秦渊说道:“大喜事,那个叫梅红玉的姑娘出城刺探军情,竟然将敌人一个将领俘虏了回来,这下我们可就能知道谷蕲麻军所有的布置和安排了!” “是吗?”听 了钱苏子的话,秦渊顿时清醒了不少,在钱苏子的帮助下,很快换好了衣服,然后就急冲冲的走进大堂,迎面就看到了浑身浴血的梅红玉,激动之下,秦渊直接快步走到梅红玉的面前,一把将梅红玉从地上拉起来,然后用激动的语气说道:“梅将军这次真是辛苦,果然不愧是我秦皇门中第一女中豪杰啊!”

详情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欧宝体育平台|球会友谊赛首页手机版 Copyright © 2020